温州 股票配资 股票期货配资开户 广西股票配资公司 郑州的配资公司 东北期货配资网 保定商品期货配资 泉州股票配资公司 炒股开户 福建期货配资 惠城股票配资 赣州期货配资公司 拿铁股票配资网 长沙期货配资 山东股票配资公司 台州股票配资 潍坊期货配资 在线配资资讯平台 信阳股票配资 南京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限制 庆阳股票配资 个人股票配资 钦州股票配资 华煦期货股票配资 中国期货配资 兰州配资公司 来宾股票配资公司 温州众想期货配资 盛泽股票配资 股指配资 配资平台 广东股票配资 信投配资公司 康源期货配资 运城期货配资 信阳专业股票配资 百度

法作家“不爱50岁老女人”惹众怒,自称只交往“亚洲女性”

2019-12-11 02:16 环球时报 潘亮
百度 城市圈发展促进人口再分布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国经历了全球最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潘亮】“我没有办法爱上50岁的女人”“50岁的女人真的太老了,可以当她们隐形”——法国知名作家穆瓦科斯日前对女性做出妄论震惊媒体。欧洲电视一台8日报道称,穆瓦科斯现已成为众矢之的,“他自己年过半百,何以对同龄女性如此苛刻无情?”“他凭什么自信年轻女子会喜欢他?”除了网友激愤批评,诸多名人也纷纷对穆瓦科斯口诛笔伐。

  “50岁的老女人是隐形人”

  据《巴黎人报》7日报道,为给新书《断裂》上市预热,穆瓦斯科接受了法国1月号《嘉人》杂志对他的专访。不过,他在采访中表达出的颠覆性“女人论”震动了整个舆论界。

  《嘉人》杂志刊登了如下采访内容:-您会爱上一个50岁的女人吗?-不会,这不可能。-要知道,这个回答对女人而言真的很残酷。-我只是说出真相,虽然我也50岁了,但我无法爱上50岁的女人。-为什么?-没有原因。50岁的女人可以当她们隐形,我只喜欢年轻女人。

  此外,穆瓦科斯还坦承,在他的恋情中,一旦女人被“用过了”,他就需要一个“新鲜的”,因为“性吸引力一旦消失,就没有必要继续了”。他还强调自己只和亚洲女性,比如韩国人、中国人或者日本人交往,“很多人不敢承认(只喜欢亚洲女性),怕涉嫌种族偏好。这样的偏好或许会降低选择对象的范围,但我从来都不缺,也无需炫耀。”

  用“神经病”为自己辩解

  这些具有强烈歧视性质的言论引发法国各界,尤其是女性名人的反击。《晨报》称,愤怒的女性演员、记者及作家的口诛笔伐像利箭一样射来。

  谐星罗曼诺夫说,女性之美不仅是紧实的臀部,更是两个灵魂之间的神奇碰撞,祝您早日找到幸福。节目主持人达米多更是怒怼穆瓦科斯说,肥佬作家,你嫌我们老,我们还嫌你家伙小!女星佛伊丝则故作慌张地讽刺道,天哪!我只剩1年零14天时间可以和穆瓦科斯上床,来得及吗? 前总统奥朗德的“第一女友”瓦莱丽用她登上《查理周刊》头条的漫画回敬了穆瓦科斯,在该漫画上她裸胸高举一块标语牌,上面写着“去你的大男子主义优越感!”

  中法混血作家格蕾丝·李说,穆瓦科斯“只睡亚洲女性”的个人口味充斥对亚洲女人的偏见,他把亚洲女性当作可以随意替换的物品,令人气愤!作家丰塔奈儿在《新观察家报》嘲讽穆瓦斯科称,您认为芬妮·亚当(69岁法国著名女演员)会看上您吗?如此粗暴地用一个年龄压缩女性价值您感觉很有尊严吗?

  网友也拿穆瓦科斯开涮:“太好啦,所有50岁以下的女性都松了一口气”“未满50岁的我们真诚求放过。”

  面对如潮恶评,穆瓦科斯并不想放下“铠甲”。7日他在RTL电台回应称,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某种偏好的“囚徒”,人不应该为自己的口味和偏好心存负罪感。他说并不后悔说出先前的言论,“它们只关乎我一个人的生活。我会继续坚持我的标准,回应那些‘审美公知’让我觉得掉价”。

  穆瓦科斯自称是个“喜欢读书、大呼小叫和跟小孩玩的神经病”,认为外界没必要跟他纠缠。

  争议不断的天才作家

  现年50岁的穆瓦科斯是法国著名作家、电视台及媒体专栏作者,1996年以《朝天欢庆》获得龚古尔文学奖的新人奖,2013年又凭借《诞生》摘得勒诺多文学奖。作为导演,2004年他将自己的小说《领奖台》改编成同名电影搬上银幕,获得不俗反响。此外,穆瓦科斯还出演过电影,是法国电视二台《我们还没有睡》节目的编导,并经常作为嘉宾参加电视节目《周六地球人》的讨论。他喜欢议论时政,部分小说和言论多次引发争议。 

  2010年著名导演波兰斯基涉嫌性侵未成年人在瑞士被捕,穆瓦科斯在《巴黎人报》发声表示,自己深爱波兰斯基,痛恨瑞士,还称瑞士是一个“无用并仇视犹太人”的国家。2014年,穆瓦科斯出版小说《群交》,他在书中将西方世界犹如“世界末日”般的性自由和恐怖主义宣扬的性压抑对立起来,试图描绘出性解放与9·11事件的关联,引发巨大争议。

  2018年1月法国警方拆除加莱难民营,穆瓦科斯又在《解放报》上撰文说,共和国警察殴打、侮辱难民并向他们投掷石块和催泪瓦斯,所有野蛮行径都是马克龙知道且应该负责的。2018年9月他又在电视节目中骂“法国警察是欧洲最暴力的,只敢欺负最穷最弱的人,不敢深入危险街区”,言论引发警察工会起诉和内政部长的批评。

  或许是为缓和一下各方争论,《嘉人》杂志8日发文《穆瓦科斯真的如此可憎吗?》表示,提到穆瓦科斯的名字,有人认为他狂妄、恶毒,也有人觉得他有才、敏感。“人们觉得很可憎,或许是因为他看待世界的角度难被认同。”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