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配资公司 玉树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流程 常州股票配资公司 盛鹏配资平台 期货配资交易 江苏股票配资 朔州期货配资 岳阳期货配资公司 武义期货配资 杭州东茂期货配资 安阳股票配资 德清期货配资 温州股票期货配资 贺州期货配资 张家港股票配资 宝融股票配资 领跑股票配资 佛山炒股配资 阜阳配资公司 西宁股指期货配资 平凉股票配资 果洛股票配资 曲靖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公司推荐 南方股票配资 东莞期货配资公司 抚州股指期货配资 配资平台开户 杭州文商期货配资 濮阳股指期货配资 境外期货配资 赣州股指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分析网站 惠众在线配资平台 信投配资公司 百度

落后→学习→同步→引领 中国零售业站上潮头

百度 他说:在美国,每个行业都有许多强大的老牌公司……而在亚洲,尤其是中国,老牌公司并不强大。

韩维正

2019-11-2207: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为20世纪80年代,外国客人光临上海友谊商店。(资料图片)

  图为1985年,北京市海淀区新开设一家自选商场,顾客购物后排队结账。

  (资料图片)

  图为顾客正在盒马鲜生北京西直门店内品尝新鲜烹饪的海鲜美食。本报记者 张武军摄

  2019-11-22,在福建省福州市举行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成果展览会向公众开放。图为观众在体验“无人值守智慧零售超市”。

  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摄

  中国改革开放已走过40个年头,最明显的变化之一就是国人彻底告别了物质短缺时代。而零售业的发展变迁就是最为直观的表现。从前是“人有我无”,亲友不论从国外带回什么东西,都是新奇玩意儿;如今我们不仅能买到全世界的商品,而且全世界的商品大部分都由我们制造。中国零售业也从主要解决“有没有”的问题,逐渐变为解决“多不多”、“好不好”的问题,直至今天还面临着解决“送得快不快”、“定制够不够个性”的问题。

  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零售业经历了落后、学习、同步,直至引领的进程,中国零售业态创新甚至成为全球商业的创新亮点之一,带动零售业的转型升级、数据驱动、跨界融合、价值重塑。

  零售1.0:商场超市时代

  就在中国刚刚决定改革开放、打开国门的时候,世界零售业已发生了多次业态革命。1979年,美国人山姆·沃尔顿创办的沃尔玛,总销售额首次突破10亿美元,把世界带入了超级市场时代。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长久游离于世界零售业变革的潮流之外。当时的消费者都还清晰记得计划经济年代的商场售货模式:“三尺柜台”将顾客与商品及售货员分隔为两个阵营,顾客只能隔着柜台观看商品。

  1984年9月,北京京华自选商场开业,随即引起轰动。顾客可以在商品区任意穿行,琳琅满目的商品近在咫尺,顾客可以随心所欲自由挑选,就像拿自己家里的东西一样,如果你改变主意可以把商品随时放回原地,不必看售货员的脸色……

  那时还不习惯“超级市场”的概念,人们把这种从国外习来的全新消费模式,叫做“自选商场”。经历过短暂的“水土不服”后,超市在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中国算是彻底敲开了现代零售业的大门。

  时间进入20世纪90年代。随着1992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商业零售领域利用外资问题的批复》文件,外资开始大举来华兴办合资商场,北京燕莎友谊商城、赛特购物中心,上海第一八佰伴,广州天河广场,青岛第一百盛等商场拔地而起,中国现代百货的黄金时代就此大幕拉开。

  1995年,中国允许外资进入食品及连锁经营领域,这样继1992年放开服装和百货后,零售业全面对外资开放。同年,家乐福在北京开出第一家门店。沃尔玛、麦德龙等国际零售巨头也接踵而至。

  外资的进入,极大丰富了中国老百姓的消费选择,却也给中国本土零售业带来不小的压力。凭借品牌优势和先进理念,外资商场轻易垄断了高端市场;又凭借雄厚的资本和强大的供应体系,外资超市往往又能在压低价格的同时依然获得利润。

  怎么办?外资带来的鲶鱼效应,让本土零售企业一面在模仿中学习,一面又在焦虑中孕育着新变。

  零售2.0:专业连锁时代

  就在外资的大型综合商超开始大举进入中国市场的同时,中国本土零售企业摸索到了新的“出口”:连锁专业商店。既然在综合性上不占优势,何不暂避其锋芒,到细分领域深耕、深挖呢?

  家电领域成了第一个突破口。

  1987年,潮汕人黄光裕和哥哥一起承包了北京前门的一家服装店,将它改名为国美电器店,开始走上家电零售业的道路。1990年,南京城里的张近东辞去铁饭碗,在南京宁海路租了一间不足200平方米的小店面,取名苏宁,专营空调。

  当时经营家用电器的主要是国有各大商场,经营模式较为原始粗犷,货卖出去就万事大吉。而国美和苏宁纷纷在“薄利多销”的基础上另辟蹊径。黄光裕第一个利用《北京晚报》中缝打起“买电器,到国美”的广告,每周刊登电器的价格,极大地扩大了国美的知名度。张近东除了卖空调,还率先让苏宁提供送货、安装、维修、保养的一条龙服务。

  销量越大、进价越低,进价越低、销量越大。凭借这种良性循环以及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家电需求“井喷”,以国美与苏宁为代表的中国家电零售业迅速崛起。黄光裕本人更是在2004、2005、2008年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首富,一时风光无两。

  与家电类似的另一个领域是生鲜市场。

  1998年,张轩松跟在海外做生意的二表哥借来200万元人民币,还清债务后用余钱在福州火车站边永辉大厦下开了一家超市,名为永辉超市。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并承诺3年内放开国内零售市场,不限地域、股权和数量。受此影响,跨国零售巨头在中国加快向中西部和二三线城市扩张,家乐福与沃尔玛每年都以两位数的速度增设新门店。当国内同行都在惊呼“狼来了”的时候,张轩松却看到新的机会也来了。

  2000年,福建做出“杜绝餐桌污染,改善社区生活,建设放心市场”的决定。永辉开出第一家生鲜超市,放弃服装、日用品、家电等主流业务,像卖快消品一样卖生鲜,但价格却低于农贸市场。永辉开创的“生鲜食品超市”模式,抢占了洋超市的空白点。

  凭借对细分市场的精耕细作,中国零售业避免了与外资的正面交锋,打出了一片新的天地。

  零售3.0:电子商务时代

  风起于青萍之末。时代的更迭往往不易被人察觉。

  2008年,当国美销售额达到匪夷所思的1200亿元时,阿里巴巴的销售额才30亿元,而刘强东正为京东突破10亿元销售而兴奋无眠。

  但谁都未曾想到,那或许是传统零售业最后的辉煌。

  2019-11-22,淘宝商城举办了一场特别的促销活动,尽管当时参与的商家数量和促销力度有限,但当天的营业额超过了5000万元。这预示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在此后的近10年中,原本平凡无奇的“双11”,竟逐步成为国人生活中一个重要的“节日”。

  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飞看来,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爆发了一场综合性的零售革命。西方150年以来爆发的百货商店、一价商店、连锁商店、超级市场、购物中心、自动售货机、步行商业街等七次零售革命,短短几年内几乎同时在中国出现。

  如果说,前一阶段的中国零售业都始终处于“补课”状态,那么电子商务这场零售业革命,中国可谓是与世界潮流齐头并进。1999年,就在亚马逊诞生4年后,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在中国杭州应声而至。

  随后的故事人们较为熟悉:过去10年中,“电商”大潮以摧枯拉朽之势强烈冲击着传统零售业,除了马云的淘宝天猫,以自建物流著称的京东、以品牌特卖会为主的唯品会、以图书起家的当当网、以低价拼购为特色的拼多多你方唱罢我登场,中国“电商”也成为世界零售业版图中最靓丽的风景之一。

  零售4.0:“新零售”来了

  外资商超雄风不再、本土电商风起云涌,正当所有人都在感慨岁月静好时,零售业的革命再次到来了。2016年的云栖大会上,马云抛出惊人言论:纯电商时代已经过去,未来十年是新零售的时代,线上线下必须结合起来。

  网上购物既方便又便宜,躺在家里刷着手机就可以“买买买”,为什么还会出现所谓的新零售呢?

  “电商发展的核心是流量,但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已经从2亿增加到8.5亿,如今流量的红利在减弱,获取客户的成本变得非常高。”国美零售服务总裁何阳青解释说,“与传统零售相比,新零售要解决的最核心问题是送货快。电商没有实体店,送到客户家里24小时算快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实现当日达,解决客户的痛点和需求。”

  既想要网络的便利和便宜的价格,又想要实体店的体验和服务,更想要有品质的产品。这就是新零售瞄准的客户需求。

  于是,在做了10年的“对手”之后,传统零售业巨头与互联网电商新贵们也开始频频“牵手”。沃尔玛、家乐福、步步高、永辉等加入腾讯系,欧尚、大润发、银泰、百联、新华都等牵手阿里系。在这个过程中,又是生鲜领域,成为第一批让新零售“落地”的应用场景:盒马鲜生、永辉超级物种正越来越成为为人熟知的新零售品牌。

  新零售不仅影响着中国消费者的生活,同时也引领着世界零售业的变革。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硅谷投资人玛丽·米克尔在其早前发布的年度《互联网趋势》中,特意用“创造者”“引领者”来描述新零售,称其正在快速成为中国零售业的基础设施,并向全球输出。

(责编:杜燕飞、王静)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