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亮新闻" target="_blank">| 北京世纪花台资讯
无锡养老院中心

乐清今后养老院和酒店一样,年内改建三成!快看看~

卡资特新闻资讯 北京甘肃企业商会执行会长、民大集团董事长丁铭:搭建一座甘肃农产品进北京的桥梁,以北京甘肃商会为平台,以十四个地州市驻京办为依托,以商会的平台公司陇原大地农产品公司为抓手,打造和优化甘肃优质农副产品销售中心和进京通道。

中国乐清网 2018-08-16 16:27:16

上周,一部《金刚狼3:殊死一战》,

让多少人为英雄迟暮感伤不已。

现实中,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迟暮的那一天。

彼时,你我老去,青春不再,

何处安放那些迟暮的时光?

前年,乐清启动敬老院“公建民营”改革试点。所谓“公建民营”,是指政府出资兴建并拥有所有权的养老机构,委托给具有一定资质的社会力量进行整体性的运营和管理。淡溪镇四都敬老院是乐清首个“公建民营”的养老机构。


据了解,在试点成功的基础上,年内全市将有30%以上的敬老院将实行“公建民营”改革,鼓励民资参与,提升养老服务,这或许能给乐清的养老事业带来一片阳光。


去养老院养身子

日前,记者走进了位于淡溪镇梅溪村和丁岙村之间的四都敬老院。阳光洒在庭院里,老人们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晒太阳,怡然自得。


几名晚辈拎着草莓、牛奶、点心来看望长辈,老人将子女送来的零食分给身边的伙伴们,不知谁说了句笑话,老人们咧开嘴哈哈大笑,露出没了门牙的牙床。


这是记者第一次来到这家敬老院,一名不相识的阿婆一把握住了记者的手,说道:“娒,你又来啦,跟你说了不用来。”


未等记者反应过来,一名护工走了过来,笑着将老人的手捧了过去,附在她耳边大声说:“认错啦,这是别人的孙女,你的孙女前两天刚来过。”老人听后呆萌地看着记者,愣了几秒,脸上笑成了花。


边上一名老人接了话:“大家住在一起,孙女也是大家的。”老人们笑得更开心了。


淡溪镇四都敬老院紧邻淡溪生态文化旅游区,占地面积大,房间充裕,基础设施较好,成为全市首个开展“公建民营”养老机构改革的试点单位。


令人吃惊的是,公建民营升级改造营业后仅半年,入住这里的老人从改造提升前的十余人一度增长到了近百人,几近住满。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入住这里的老人中,有半数以上老人的子女在乐清市内工作,并未外出。天气晴好时,晚辈们来看长辈,敬老院门口停满了奥迪、丰田、本田。看得出,这些老人的家境不错。


一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淡溪镇四都敬老院目前住有17名五保户和80余名有儿孙的老人。其中不乏一些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干部及企业高层的长辈。去年市直机关某单位的一名局长在探望老人时遇到熟人,面对熟人的打探,局长很坦然地说,将父母送来“养”。


从“去养老院挨日子”到“去养老院养身子”,人们的养老观念正悄然发生改变。


白石街道合湖村居家养老中心,老人们其乐融融 (资料图片)。 刘言勇 摄


像办酒店一样办养老院

对淡溪镇四都敬老院现在的入住率,淡溪镇社会管理办主任王阿银也略感吃惊。根据他的预估,起步阶段承包组织会出现一段日子的亏损,他甚至算了一笔账,按入住人员达三成计算,承包组织要亏损三年,到第六年才能开始盈利。若在6年时间达不到入住百分之五十的人数,每年入住人数不多的话,到期满15年要亏损460万元。


这笔可能出现的坏账成了一块试金石,检验着投资者的真诚度。


其实早在2012年,王阿银就有了将敬老院“公建民营”的想法。彼时的他正被管理无序的敬老院,折腾得焦头烂额。


当时,淡溪镇四都敬老院内住有25名属地五保孤寡老人,和当时绝大多数公办敬老院一样,这里没有专业的护理人员,仅有院长和炊事员驻守。院里的伙食,需入住的老人们一起完成。


由于场地较大,入住老人不多,每名老人都享受着“单人房”的待遇,但这种自治化管理,也为敬老院埋下安全隐患。几名倔脾气的五保老人将煤气罐摆进了自己的寝室。镇里的工作人员前来检查时将煤气罐搬出,工作人员前脚刚走,老人们后脚又将煤气罐拖进了屋里。


“按当时的条件来说,敬老院只能算是为老人提供了住宿,并无更多护理方面的专业服务。”王阿银坦言,当时的敬老院似一块悬在头顶的巨石,令其时刻揪心。另一方面,敬老院没能充分利用,也令其颇为惋惜。


2015年,“公建民营”改革试点启动后,“多数人抱着盈利的目的而来,他们想着把老墙翻翻新,把地面抹抹平就可以开门营业了。”由于很多人认为养老事业是个难赚钱的行业,因此也不愿多投入。


而在王阿银看来,他心目中“公建民营”的养老院要有完善的监控系统,整洁卫生的餐厨空间,专业的护理团队,以及细微之至的无障碍设施。“起码要像星级酒店一样,让老人住在里面很享受。”


抱着星级酒店的老年公寓梦,王阿银一等等了近两年。最终2015年底经过招投标等一系列手续,乐清市皇景养老服务中心承接了淡溪镇四都敬老院的整体运营与管理。


淡溪镇四都敬老院,住着近百名老人。孔丽琴 摄


每6人中有一个老年人

接手淡溪养老院,对于皇景养老服务中心负责人陆银微和侯海英而言,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情。这两名年近半百的女商人,在经历了早期的艰苦创业后,闲不住,开始以慈善充实自己的生活。她们甚至考取了护理证。但她们很快意识到,打游击式的爱心慈善活动,杯水车薪,起不到实质效果。


“我们去过很多的养老院,发现多数老人欠缺的并不是物质上的帮扶,而是长期的照顾和陪伴。”陆银微说,鉴于此,创办一间优质养老院成为她们的梦想。


而在侯海英看来,这个养老梦也源于对自己未来的担忧。“我们这一代人的子女多数是独生子女,等我们老了,他们哪有那么多精力照看我们?”


侯海英的忧心,不无道理。据市民政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乐清自1995年步入老龄化社会以来,老年人口快速增长,并呈现高龄化、空巢化的趋势。截至2016年底,乐清60周岁以上老年人有20.56万人,占全市总人口15.87%,相当于每6个人中就有一个老年人,且老年人口正在以平均3.9%的速度增长。预计2030年,乐清老年人口将突破30万。


纵观乐清的养老事业,虽然近年来乐清养老服务事业取得长足发展,养老机构床位数达7648张,新的市社会福利中心已开始装修,全市现有13个乡镇(街道)敬老院,507个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大型养老养生基地“太阳谷”正在筹建。


但目前全市仍有10个乡镇(街道)既没敬老院又无民办养老机构,全市每百名老人机构床位数仅为3.7张,无法满足新形势、新常态下,群众对养老服务工作提出的新要求。


位于北白象镇岭门村的市颐养老年公寓,工作人员在照料老人 (资料 图片)。 刘言勇 摄


医护短板难补齐

仅有梦想还不够,还需要勇气和力量。


从接手淡溪养老院以来,陆银微和侯海英已相继投入200余万元。她们本是同学,此前一人在虹桥闹市区开烟酒行,一人则开家纺店。接手养老院后,她们关掉了此前经营的店面,一心扑在养老事业上。


侯海英爱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温文尔雅的气质给人亲切感。陆银微比侯海英小2岁,理着俏皮的BOBO头,做起事来风风火火。


“同学们都说,这一年,我们俩老了10岁。”采访中,陆银微苦笑道,由于压力大,睡不好,皱纹增添了不少。


淡溪镇四都敬老院升级改造营业至今,侯、陆每晚必留一人住在敬老院值班。就在记者采访前的一晚,一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趁护理人员熟睡之际,打开房门溜了出去。护工凌晨有所察觉,跑到门卫处询问,睡在隔壁房的侯海英惊觉,披上大衣冲进监控室。


“真的是冷汗都出来了。”事后,侯海英回忆道,门口的铁栏门不高,当时她最怕老人里面翻墙而出。好在老人最终在楼道拐角处找到,找到时,老人正坐在凳子上熟睡。


“老人就似不懂事的孩子,我们不能责备她。”第二日,侯海英赶紧查询相关材料,筹划将门栏加高。


半夜惊魂,在养老院里时有发生。有一晚,一名老人突感胸闷,当班的陆银微打电话给老人的子女,由于身在外地,老人子女只在电话里嘱咐院方多加照看,并未赶来。陆银微不敢疏忽,唤来侯海英,开车将老人送往医院,好在并无大碍,折腾到深夜的两人终于得以休息。


“这些老人在家里是宝,在我们这里是宝贝中的宝贝。”侯海英说,入驻敬老院的老人多半来自于虹桥、南岳、蒲岐、芙蓉等地。在侯海英的老家天成街道,就有不少村民将老人送来养老,若有半点闪失,她说自己无颜见家乡父老。


没有正规的医护人员,是她们无法回避的问题。按照1:4的护工比例,淡溪镇四都敬老院现有护工和管理人员30余人,如此庞大的一个养老体系中,却无专业医护人员长期驻守。


侯、陆两人曾多方招纳医护人员,然而拥有医师执照的医护人员并不愿意来民办养老院。好在一名社区医院的医生,每周休息日到敬老院义务为老年人检查身体。


侯海英说,这名医生是她们的贵人,但养老院长远发展,不能仅靠运气,还要拿出实力。她们正在摸着石头过河,努力将养老院办得更好。


图片来自网络


高中端养老市场大

养老话题亦是每年两会期间的讨论热点。女企业家陈荣是乐清市十五届人大代表。作为一名老代表,在过去的五年,她每年的议案均涉及养老话题。


“身边很多朋友都说,如果你去做养老的事业,我们跟你一起干。”陈荣说,在积累了一定资产后,乐清很多企业家都希望尽自己之力,为社会做一些贡献。尤其像她这样的女企业家,相比在商场上当女强人,更希望将事业交给先生和子女打理,自己退居幕后,做一些慈善。


几年来,陈荣多次外出就养老事业进行考察。温州双屿一家养老院给了她很大的启示:这家养老院采取分层次照料,有条件的老人可购置一套房间,由子女分别入住陪长辈养老;条件稍微差的老人则可选择单人房或双人房;条件更差一些的老人则可以选择多人房入住。养老院为老人们科学安排作息,提供餐饮、锻炼、培训等服务,就像大学城一样,让老人在里面自由又不孤单。


陈荣也想构建一座美好的老人城。她说,如今很多家庭采取让老人到几个子女家轮流住一段时间的方式分担养老压力。在她看来,与其让老人们“候鸟式”养老,不如建一座城,让老人在里面安度晚年。


但建一座老年城看起来美好,做起来难。这其中第一道难关就在于地难寻。


几年来,陈荣一直在家乡乐清考察,希望能够在雁荡山和中雁荡山景区附近创建一个养老度假场所,为乐清的老人创造一片家门口的养老乐土。但因找不到合适的场地而作罢。她也想过通过“公建民营”的模式,进行改造,却发现符合改造条件的并不多。


今年两会上,政协委员俞海蓉、范明明等人就提了《加大中高端养老需求供给,促养老产业全面发展》的提案。


根据他们的调查,乐清市现有14家公办养老机构(1家市社会福利院、13家乡镇敬老院)和3家已获许可的民办养老机构。这13家乡镇敬老院中,大多数修于2000年前,且建筑规模偏小,其中面积在1000平方米以下的有10家,面积在2000平方米以上的仅柳市、北白象、淡溪3家。另外3家已获许可的民办养老机构,都是小规模的集中式养老模式。


最为关键的是,现阶段,乐清市的养老机构总体上档次偏低,只能提供吃住等托底型照护,而随着养老观念在40-60岁年龄阶段的人群中快速转变,乐清市有6.5万离退休、企业退休人员以及众多中小企业主有高中端养老需求,产业市场需求巨大。


? ? ?图片来自网络


三成敬老院年内要改革

敬老院“公建民营”的一个前置条件是,必须对属地五保三无对象进行兜底保障,在此基础上方可安排社会上的老人入住到空余床位。而乐清市公办敬老院规模普遍较小,除去五保对象外,床位所剩不多,民资介入,盈利颇难。


因此,敬老院“公建民营”不仅需要考虑投资对象的经济实力,更为重要的是要找到对的人,只有怀着公益心者才能做好这件事。


好在,这些问题,都已看到了破解之日。国务院办公厅在2016年12月印发了《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中指出,要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到养老产业发展。


据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乐清将加快发展机构养老服务,在去年全市敬老院已完成消防整改并取得消防许可的基础上,于今年9月底前完成敬老院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申办工作;并确保虹桥镇、芙蓉镇两地区域性敬老院在年内开工建设。


与此同时,乐清还将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养老事业发展,继淡溪镇四都敬老院去年“公建民营”成功改革试点后,今年全市30%以上的敬老院要实行“公建民营”改革,提升敬老院管理服务水平。

来源:乐清日报(中国乐清网)全媒体 记者 孔丽琴

ZAN期待酒店一样的养老院越建越多,给老人一个安逸舒适的晚年。

推荐阅读

>>惊呆!乐清沃尔玛超市卖过期食品,还有……

>>急!乐清谁认识他?失忆9个多月了,想出院回家……

>>乐清1981-1991年出生的人,有件大事儿需要你们去办……

点击文字可直接跳转阅读 ↑↑↑

蓝月亮新闻 上城新闻 浣溪沙资讯 好商铺资讯 鸿运树资讯 福州在线 神之搜新闻资讯 柚子茶资讯 哈尔滨新闻资讯 社会新闻 凰羽资讯 龙堂国际新闻 御东郡资讯网 灵溪新闻 北京世纪花台资讯 卡资特新闻资讯 五月天资讯网 工薪族在线 狼牙山新闻 漳州新闻资讯 果子酱资讯 樱花资讯网 时代冰瞳娱乐新闻 龙城资讯 马鞍山文明网 手机音乐网 火星音乐网 海君商贸网 世佳音乐网